首页 八卦报道正文

国内首部闽南语电影 两影后扮农妇

Sunbet官网 八卦报道 2020-01-03 23 0
杨贵媚(左)接演《蕃薯浇米》,归亚蕾是主因之一。 本片着重在描述闽南农村妇女的生活。

中国影史上首以全闽南语对白、无配音的方言电影《蕃薯浇米》,1月10日将在国上映,主角包括2位金马奖双影后归亚蕾、杨贵媚,以及台湾男星班铁翔。2位影后精彩飙戏,让这部描述闽南农村妇女日常的剧情片,2018年、2019年连续在中国平遥电影节获奖,并入围德国慕尼黑影展。

之所以接演该片,杨贵媚与该片导演叶谦沟通许久。她表示,原本不认识该片监制李少红或叶谦,有天接到叶谦寄的电子邮件与剧本,觉得很奇怪,加上故事平淡,并不想演。

助年轻影人应允演出

叶导为此写了不少信沟通。后来,媚姐发现女主角是归亚蕾,该片又是叶谦执导的首部剧情长片,也是中国扶植青年导演「青葱计画」的首部作品,向来乐于帮助年轻影人的她,才应允演出。媚姐表示,方言电影从未在中国原音上映,大多是事后配普通话;她曾针对该片能否以泉州腔闽南语原音在中国上映一事,在拍摄前询问过导演,叶导强调已通过广电总局审查,她也就放心演出这部开中国影史先例的方言电影。

《蕃薯浇米》指的是闽南百姓日常饮食地瓜稀饭。该片描述早年丧夫的林秀妹(归亚蕾饰)抚养2个儿子长大,但儿子成家后,和老婆、孩子搬出去住,老家只剩她独居;青娥(杨贵媚饰)是秀妹的邻居,受到老公长年家暴,儿子出海工作,她是心理上的「独居」,因此与大她10岁的秀妹成为忘年好友,面对人情事故有着不同展现自己的方式。

针对青娥的角色,杨贵媚曾与叶导深入讨论。她表示,秀妹是形式上的一家之主,即使被儿子、儿媳忽略,仍想方设法赚钱贴补儿子、儿媳,例如看病拿一大堆吃不完的药,为的是拿去药转售图利,是个性软糯的传统农村女性。

杨贵媚看两岸影视 国内动力十足

过去10多年,杨贵媚不时在中国拍戏,图为去年12月杨贵媚参加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。 过去10多年,杨贵媚不时在中国拍电影或电视剧,对中国影视产业的快速进化颇有所感,认为包括主创团队的专业程度与审美都已有一定水准,甚至赶上国际脚步,台湾业界需要急起直追。 媚姐表示,到泉州拍《蕃薯浇米》,和团队相处愉快,但也看到整个主创团队的技术进步很快,举例来说,导演叶谦原本是独立时装设计师、国际品牌跨界合作设计师,所以在服装造型方面很讲究,透过色彩丰富的农村妇女衣着,让这部述说泉州农村生活,人文风土的生活电影,显得多彩多姿,完全不沉闷。 对于两岸影视产业的发展现况,媚姐认为,中国影视产业的进步过程,是台湾曾有过的奋斗历程,是开发中国家进阶至已开发国家必经之路,但台湾影视产业发展到一定

因此,媚姐对叶导说:「如果我和亚蕾姐都是一样个性软软的角色,观众会电影看到睡着。」导演接受她的建议,所以青娥成为另类传统女性的典型:「被家暴,却没想到和老公离婚,个性坚强,出了家门就是个快人快语,处事俐落的人,有自己释放的一面,例如打花鼓。」

花时间挑战泉州腔

生活化的剧情,杨贵媚演来得心应手,最大挑战在于语言。媚姐表示,台湾、福建都讲闽南语,但腔调与用字遣词有所不同,甚至福州,漳州、泉州、厦门也不同调,例如「这里」,台湾说「伫遮」,泉州腔是「几莫」。她完全不会泉州腔,所以叶导特别把对白以普通话、泉州腔各录一次,她花了大把时间练习、背诵。

此外,媚姐还向导演建议修改部分台词。原因是有些用词是泉州土话,老人家才会说,现代年轻人已不用,所以媚姐与叶导逐句讨论对白,以现代闽南话取代。她表示:「剧中介绍很多泉州的风土民情,但说的是通俗故事,不是考究历史。通俗的剧情片,应该有更生活化的对白,未来该片在台湾上映时,台湾观众也能听懂片中的泉州腔闽南语。」

小灵通 青葱计画

正式名称为CFDG中国青年电影导演扶持计画。为中国官方及电影行业挖掘、共同培养有潜力的青年导演人才的计画,并对其优秀电影专案从剧本、制作、投融资、宣发进行全产业链扶持。2015年由时任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导演发起,中国电影局指导、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主办;每年邀请数十位资深导演、编剧、制片人组成「评审导师团」,选出5位优秀青年导演进行专业选拔和系统指导,若青年导演的院线电影项目创投成功,每人可获官方百万(人民币)项目启动扶持金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Sunbet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1530
  • 页面总数:1
  • 分类总数:14
  • 标签总数:622
  • 评论总数:23
  • 浏览总数:181560